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作者:来源:时间:2018-07-12

  每年春夏之交我都会登山踏青,今年故地重游,却有一番新的感悟。 

  我不喜欢下雨天,雨天有太多的不便。比如说,雨天的山路就不好走。那天早上,我不断祈祷着不要下雨。刚刚爬至山腰,小雨纷纷而下。晴日里的山俊朗挺拔,而小雨里的山显得绵软多情。烟雨霏霏,山岚环绕,仿佛为山罩上了一层细纱,若隐若现,若即若离,山仿佛更翠了,树仿佛更绿了。这些是晴日里看不到的。这一刻,我忽然感到自身的狭隘。所谓不便,只是对于我而言,没有突破“小我”的认知。有些困境只是源于心里的障碍,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由吟诵起王维的《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王维的诗通常极富禅机禅意,这首诗中我最爱的两句话“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何为“水穷处”?那里是“水穷处”?我想,应该是在登山时溯流而上,走到最后溪流不见处。走着走着,走到水不见处,不如索性坐下来,看见山岭上云起云涌。原来水变成了云,云又可以变成雨,雨降落山间,到时山涧又会有水了,如此巡回往复,又何必绝望?原来“水穷处”不仅仅是溪流源头,也是山穷水尽之际。我欣赏王维的豁达的胸襟,身处绝境中可舍弃“小我”,反正没路了,倒不如坐下看看风景。“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这亦是种超然的境界。 

  其实人生境界也是如此。在生命的旅途中,我们经营着自己的爱情、事业、学问等等,走着走着竟发现是一条没法走下去的“绝”路,山穷水尽的悲哀难免会出现。此时不妨往旁边或者回头看看,也许会有别的路通往它处;即使根本无路可走,也要往旁边看看,虽然身体在绝境中,但是心灵还可以翱翔寰宇,心无旁骛地欣赏天地,体会宽广深远的人生境界,便不觉得自己身处穷途末路之中,亦不会有无路可走的哀叹。渺沧海之一粟,方能发现自己的渺小,总把目光局限于眼前的方寸之厘,这就是一种“小我”。 

  “小我”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我”,方寸之间或利益相争,付出与收获之间的计较。小我者,困于心。困于“小我”之中就永远走不出困境。 

  史载阮籍“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阮籍的穷路大哭,真正使他“辙恸而哭”的是他对仕途上的绝望。他既不愿像山巨源与司马氏朝廷合作,又不敢如嵇康般慷慨赴死。当他走到没有路的地方,就联想到自己的人生也是走到没有路的穷困之境,不由得悲痛大哭。有人赞誉阮籍这是对黑暗的不满控诉,不拘泥于世俗礼法的表现,放浪形骸,实乃高士之举。实则,他只不过是用自己歇斯底里来掩饰着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仓皇与绝望。对于现实的不如意,阮籍不曾尽自己的能力改变,感叹一句“世事不可为”,只是一味的消极避祸,他摆脱不了心中的恐惧,阮籍就是走不出“小我”的局限;反观,陆游的“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局限于眼前的困境,哪怕前方的山水阻隔再多,往前走一走就会发现被柳树被花丛掩盖的地方是有村落人家的。所以,同样面对前面没有路的困境,遇到困难的时候,阮籍是悲观地大哭,消极的躲避。陆游是再往前走走试试找找方法,从而摆脱困境,这就是格局。摆脱内心的束缚,方能在困境中解脱。  

  闲时,我愿品一碗香茗,微微苦涩的茶水滑过舌尖,沁入心肺,回味起来,苦涩变成了甘甜,久久不散,在这清香与甘甜中,我仿佛与茶树般在天地间,品自然之雨露,集日月之精华,胸中别有一番丘壑。 

  我亦爱书法,理解汉字中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的智慧。繁体的“窮”字颇富哲理,“窮”字可拆分为“穴” “身”和“弓”三个字。身体被迫弯曲着困于洞穴中,正暗示人处于穷困之境。“身”也有“心”的意思,可见真正能困住人的并非所谓的“困难”,而是“小我”也就是自己的内心。

 

 

上一页:

下一页: 父爱,一份默默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