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的审美价值

作者:来源:时间:2018-07-11

  在中国历史上,唐诗是一个奇迹,创造了古典诗歌的黄金时代。比前面说到的《诗经》、楚辞、汉赋影响更大,更有生命活力,成就更多。在唐代社会各阶层,从皇帝到歌女,从士人到强人,从和尚到道士,几乎没有不会写诗的,很多人写的诗都很好。 

  在中国的文化史上唐诗的数量巨大,有五万多首;诗人有两千二百多人,从“初唐四杰”到盛唐的王、孟、高、岑、李、杜,从中唐的元、白、刘、柳到晚唐的李贺、李商隐、杜牧、温庭筠、罗隐、韦庄等,开列百名精品诗人并不困难,他们领军共同创造了中国诗歌艺术的高峰。 

 

  唐诗繁荣的原因   

  唐诗为什么能如此地空前繁荣,论原因有很多,如科举的进士考试必有作诗一项,士子们必须会写诗,否则休想金榜题名;唐代的社会,不论是初、盛唐的国力强盛时期,还是中、晩唐的社会衰败阶段,都为诗人提供了足够的抒写题材;有汉魏六朝的五、七言诗的丰厚遗产和专业经验积累等等,都是唐诗繁盛的必要条件。但是除上述条件之外,还有一个重要条件,就是社会上的各阶层,他们不是以诗为敲门砖的各色人等,从皇帝到征夫、思妇,从士子到僧尼、歌女,也普遍爱诗或写诗,形成了唐诗繁荣发展的社会群众基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讲消费需要生产了生产,落实到诗的读者与作者、诗的欣赏与创作的关系上,理当是前者生产了后者,用浅近的比喻说,是穿鞋的人多了才生产岀了众多的鞋匠和鞋子。 

  唐朝的皇帝从李世民到南唐后主李煜,都是好作诗的皇帝,其余的诸多皇帝也莫不能诗,作品皆收在《全唐诗》中。李世民有诗69首,李煜除填词外有诗18. 唐玄宗更是一个高产诗人,《全唐诗》收其诗63首。宗室的后妃也都能作诗,武则天存诗46首。这些人作诗目的就是言志抒怀,有的作品还是唐诗的名篇。唐代的僧尼中有很多著名诗人,如皎然、李季兰、魚玄机、寒山、灵一、贯休、陈抟等。 

  唐诗中的官员、士子之作多不胜数,他们无不是“嘉会寄诗以亲,离群托诗以怨”,为时为亊而作 ,广有众多读者,有的诗人之作,一经写岀來即有歌者传唱。诗人王之涣与王昌龄、高适在旗亭闲坐,欲知各自的甲乙地位,请到此歌女唱诗,她们都能唱这三人的诗,而唱王之焕的诗作更多。 

  唐代的歌女与宫女也是诗作多岀的群体。《唐诗三百首》中收有署名杜秋娘的《金缕衣: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杜秋娘是金陵的一名歌女, 她唱的诗正是岀于她的身份与命运遭遇, 可以认为是含泪的生平自道。这样高水平的歌者, 召唤岀的诗作绝不会是平庸之作。 

  使我们今人难以想象的是,唐代的绿林豪客也那么喜欢诗。诗人李涉是中唐颇有诗名的一位诗人, 诗意卓荦, 不偶世俗, 尤作长篇叙事, 如行云流水, 才名甚高。唐宪宗时曾为太子通亊舍人, 一度遭贬, 后为太学博士, 致仕终老匡庐。有一次 经过九江皖口,路遇强人刼货, 问他是什么人 ,他回答: 博士李涉。 ,豪人首领说: “你若是诗人李涉, 我们就不用抢你的东西了, 我辈久闻先生的诗名, 望赐诗一首足矣。”李涉当场欣然命笔,写道 : “暮雨潇潇江上村,绿林豪客夜知闻。他时不用藏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此诗在《全唐诗》中题名为《井栏砂宿遇夜客》) 豪客们见诗大喜, 以很多美酒牛肉相赠,并恭送诗人上路。在唐代连绿林豪客都如此爱诗,  诗事岂能不盛?                                       

  这说明唐朝这个时代,任何阶层都了解诗、了解诗人,喜欢诗,从皇帝到小贩,到强盗,再到歌妓都会作诗。唐诗是弥漫整个唐代几百年历史中的一个奇迹,任何一个时代都没有唐诗这样的普及率。唐诗在现代仍是广泛流行的。比如央视的“诗词大会”,填空等等试题 ,如果换成《诗经》,很多人都完成不了,就是因为唐诗太广泛普及了。



 

  唐诗的特点   

  唐诗总体的特点是:第一,它创造了近体诗,并且成为一种诗的范型。有几个诗体是唐代创造的,并且成为严格的体式的规范,之前是没有的,比如五言绝句、七言绝句、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五言排律、七言排律,这六种诗的体式是在唐代创造完成的。像近体的绝句与律诗,这种内含多种严格规定的五、七言四句或八句体的诗,在前代没有;在宋齐梁陈的南朝时代虽有以“绝句”命名的五言诗,也是四句,二十个字,但是那种绝句没有唐时的绝句那么严格规定。到了唐代,才创造成这六种诗的严格的体式。在唐代及后来的科举考试中, 必有作诗这一项,而且命题规定诗体是写律诗还是古风,有的还有韵部的要求,非常规范。在唐代以前的古诗,虽然有八句、多句和四句的,但声韵平仄比较自由,到了唐代有严格的标准,如果想考中进士,一个字用韵用错了,都会名落孙山。这是唐代的诗学贡献。直到今天人们写旧体诗也还是按照唐人已经形成的体式进行写作。 

  第二,唐代社会形成了浓厚诗风与审美趣味。带动诗风的是科考的士子,制约和保证诗风持续发展的是科举考试,支配的风气是社会公众的审美趣味。科举取士始于隋而盛于唐。唐太宗在幸端门看到进士们于榜下纷纷缀行,畅言“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在晩唐诗人汪遵看來,乃是“几人从此休耕钓,吟对长安雪夜灯。”科举实现了广泛的青少年作诗的社会动员。唐代诗人中,许多人都有六七岁时写的诗,而且有名篇。 当时的学子或者士子,读书读到一定程度,他们前程的出路就是考进士。而当时的人们好读诗,人际交往中也好以诗为联系方式,文化圈子中以诗切磋、奉和是常事。 在唐代,不学诗、不会作诗,难以混迹于文化场。 

  第三,唐诗有历史广度与深度。唐代有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四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几十年。每个阶段,江山代有才人出,都有拔尖的诗人,唐诗的发展过程能充分反映这四个阶段和时代。盛唐时期,诗人的诗中气势非常高昂。到晚唐阶段,社会衰败,宦官专政,军阀割据,赋税沉重,民不聊生,在晚唐诗里得到充分反应。一接触各个不同时代的诗,都能看到其与社会的紧密联系,而且不同阶段的诗也有它本身的艺术特点。 

  第四,情思的表现特别充分。在诗里表现思想,表现情感特别充分,都有很多代表性的篇章。其中,尤其以王维、孟浩然、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李贺、杜牧、李商隐等诗人的诗中的思想和情感表现特别充分和特别突出,和以前、以后的诗相比都能显示出唐诗的艺高一筹。 

  第五,在诗艺上创造的经验也特别多。其中包括韵律、修辞都特别严谨,细加研究,简直很难理解诗为什么能写得那么好!像杜甫的诗,他用韵可以用一个韵部里的几十个字为韵脚,读來不觉是勉强。杜甫的七言诗的一句里的七个字可以包含几个意思。比如七律《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我们看包含几个意思:第一句中的“万里悲秋常作客”,这里的“作客,是万里之地,而且“常”作客;时节是秋天,秋天草木凋零的时候,在外作客的人,看到北雁南飞,但是人还是长期滞留,没办法回家,这是“悲秋”;百年多病独登台”也是如此。“多病”中“登台”,而且是“百年多病”,自登台。 这种写作的水平,就样高超诗艺,就是在唐代诗人中也无人能及。  

 

 唐诗的经典选本《唐诗三百首》   

  《唐诗三百首》编选者是清代康熙、乾隆时期无锡人孙洙(1711-1778)。孙洙字苓西,号蘅塘,晩年号蘅塘退士。其人家贫,性聪颖,好学。辛未年进士,历任大城、卢龙、邹平县令,为官清廉,关心民间疾苦。三握邑篆,囊槖萧然。离任时民皆攀辕泣送。又为江宁府教授,两校省闱,学问功底深厚。归老时生活困苦,蔬水常不给。其人学诗宗杜甫,著有《蘅塘漫稿》,编有《唐诗三百首》。 

  在孙洙选编的《唐诗三百首》之前,有南宋诗人刘克庄编的收录唐宋诗人律绝体诗的《后村千家诗》,因收录作品过多,没有专向的读者对象,流传不广。之后有南宋末期诗人、爱国志士谢枋得为学童编选的唐宋诗人的七律和七绝体诗选本《重订千家诗》。到了明代王相感到谢本没选五绝与五律,于是又选取唐宋诗人的五律和五绝体诗(同时附加明诗七律二首)与谢本合编,共计223首,合成为清代所普见的《千家诗》,是流传较为广泛的近体诗读本,从古至今一直在发挥其独有的向童蒙教诗的示范作用。 到了清代,孙洙岀于更深层的审美标准,对《千家诗》颇有微辞,认为“其诗随手掇拾,工拙莫辨,且止七言律绝二体,而唐宋人又杂岀其间,殊乖体制。”于是他在选诗的时代上只限于唐,而体式又从律绝体扩延至五七言古诗,便从唐诗中“脍炙人口之作,择其尤要者每体得数十首,共三百余首,录成一编,为私塾课本,俾童而习之,白首亦莫能废。”孙洙预言:“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请以是编验之。”自清中叶以来,二百多年间,写旧体的诗人,无不得益于《千家诗》和这本《唐诗三百首》。  

  从《唐诗三百首》可见唐诗的大体面貌。清康熙年间成书的《全唐诗》收有唐人诗作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诗作者二千五百七十六人(不含鬼神之类)。后来有人搜录遗篇,作为《全唐诗》的续编两本,与前书合计共五万四千多首。这么丰厚的诗源,从中选岀多少首诗才能见唐诗的原本面貌,可称观止,实在是难事。现在通行的《唐诗三百首》,从为学童学诗和作诗提供范本的目的岀发,收有77人的313首诗。这个三百首选本问世后不仅能流传二百多年,且有日渐时兴之势,到了今天不仅可为学童用,亦于可为成人学诗与作诗之用,可见其选编的岀发点与选诗质量的合适性,足可谓选本的经典。我们所编著的这部《唐诗三百首鉴赏辞典》的原文所据,就是光绪年间四藤吟社的刻本,毛泽东主席当年评点的就是这个版本。 

  《唐诗三百首》作为引导人们读唐诗,爱唐诗,学唐人那样写诗,首先必须提供适量的吸引人并向其投入兴趣的各体诗作,这样,选诗内容须领域宽广,题材丰富,从学童的浅近视野和士子人生经历中所遇的多种生活事项,皆应有诗吟咏;还须情思真切动人,有喜怒哀乐的人之常情的明畅表现,极易为人所接受;且须意象深厚,比兴中寓涵情致,咏物中见有寄托,诗意中涵蕴哲理,足见诗的审美表现所能达到的高超境地。唐诗的语言是汉语的文学语言的实践极致,丰富、鲜明、精准、生动,视域宽阔,扩张力强,见诸诗体则格律严谨,修辞巧妙,引人爱读。 

  《唐诗三百首》编选的初衷是以少年学子为主要读者对象,供作诗参考之用这是无疑的。由于所选诗作本身具有充分的文学经典性,读者可以各以其情而自得,所以它可以成为不同年龄读者的选取对象,有如《周易.系辞传》所云:“《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変,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因此,《唐诗三百首》足可兼及不同时代的各种年龄、文化、职业和志趣的广大人群。今天,由于是多年中断了写旧体诗的传统,使不少人华发回头学旧体,所以三百首又成为童叟皆适的作诗范本。 

  《唐诗三百首》为学作诗的少年学子写诗时立题、选材、取式、赋言、用韵作引导。由此目的,蘅塘退士他则不以社会现实批判为主要切入点,而特别注重于诗意与诗艺,体式与技法,所以其后谁不论怎样别岀心裁选岀别样的三百首,仍是对他的选本不可取代。这是经典的选本和选本的经典的不可动摇性。可以认为《唐诗三百首》是传统文化中读者最为众多的一个选本。  

  《唐诗三百首》为学子写诗示范题路门径,使学作诗的人可从自身生活经验中就唐人题目,写自已在现实中的心中感受,所以在文本中提供了人们在生活中所常遇的情境,如时序变化,穷通悲喜,相遇相别,相思相望,遊览观光,抒怀寄意,感世伤时,讥讽丑恶,凭弔悼亡,咏史言事,观舞听歌,酬答祝愿等等,可以应对人们各种情境的意愿表达。 

  古风歌行体在《唐诗三百首》中占有很大比重,这是超越《千家诗》的编法。学作诗的人,到一定程度应学会写古体诗,因为这种体式容量大而自由度宽,要叙事写事件非此难以应对。如《长恨歌》写李杨爱情与安史之乱,以及杨妃死后李隆基还京后的那种物是人皿的凄凉寂寞;《琵琶行》写琵琶女的身世经历与诗人感受和演奏的弦音之妙 ,如此题材非古体的歌行难于适应。 

  《唐诗三百首》作为唐诗的一个值得肯定的入门选本,可培养读者特别是大学生对于唐诗及一切诗作的审美欣赏兴趣。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又说诗可以“兴、观、群、怨”。这是就《诗经》说的。由于《诗经》的诗更为古老,诗语与今天用语多有差异。但唐诗却不同,其词语多可读懂,除了用典和史实与今天有距离,一般都是可以理解的。唐诗语言不奥不白,文质彬彬,用语组词既陌生又亲近,感到是自己想说而说不岀来的话。 《唐诗三百首》是步入唐诗宏伟殿堂的不二法门。 

 

    

  作者简介: 

  王向峰:沈阳城市学院客座教授、辽河文化研究院特邀研究员、辽宁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国学研究院专任教授。1990年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直接评定为文艺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同时被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聘为专任教授和研究员,并指导博士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美学学会名誉会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辽宁省文联、作协、社科联和文化交流协会顾问。在全国报刊上发表专业论文与评论600多篇,自撰与主编的专业著作近60部。 论著在国家和省级获奖30多次。获国家大奖有:1992年国家教委“优秀学术专著奖” 、2004年“全国文艺理论突出贡献奖”、2005年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理论评论奖”、2006年“首届中华优秀图书奖”。2007年获辽宁省人民政府首届“哲学社会科学成就奖”,并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